这一行业告别百万年薪博世界官网?

发布时间:2024-05-13 04:11:27    浏览:

[返回]

  随着上市公司2023年报渐次披露完毕,券商公司们的薪酬水平也展露眼前。不绝于耳的行业“降薪”传言,正在财报中得到显现。

  曾几何时,有券商员工在社交平台“凡尔赛”式吐槽缴税太多,甚至有券商发文要求员工“规范奢侈品使用”。而随着行业监管政策完善、证券行业市场景气度变化,如今的券商对于薪资收入谨慎低调,甚至避而不谈。

  其背后,变化的不仅是员工的薪资水平,还有券商行业的生存环境。百万年薪,可能不再那么容易了。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人均薪酬前十的券商公司发现,中信证券2023年的人均薪酬为79.73万元,中金公司、申万宏源、国泰君安、中泰证券、华泰证券、中信建投人均薪酬均在60—70万元区间内;广发证券、东方证券、光大证券则在50—60万元之间。

  纵向比较而言,降薪成为了主基调。据Wind数据,2023券商人均薪酬前十名中,有半数券商人均薪酬下降。要知道,这次下降还是建立在2022年动辄两成降幅之上的。

  头部券商的薪资缩水要更明显。中金公司人均薪酬从2022年的78.63万元降至2023年的69.72万元,减少了8.91万元,而与2020年的114.98万元相比,更是减少了45.26万元,降幅接近40%。

  相较于2022年,中原证券、华林证券的人均薪酬也都减少10%以上。此外,广发证券、招商证券、国信证券两年人均薪酬累计降超20万元。

  当然也有例外情况。中泰证券的人均薪酬从2022年的42.66万元增加至2023年的62.83万元,涨幅超过40%;国海证券的人均薪酬也从2022年的31.13万元增长22.13%至2023年的38.02万元。

  但这都不是真的“涨薪”。中泰证券在年报中称,“应付职工薪酬期末余额增长主要系本期合并万家基金所致”;国海证券则是由于2023年员工人数减少近400人,下滑近10%。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2023年,行业多数券商人均薪酬下降的原因主要是政策指导下的主动“降本增效”、 市场变化下的被动业绩下滑和竞争加剧下的薪酬体系调整。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23年,145家证券公司2023年度实现营业收入4059.02亿元,同比上升2.77%;实现净利润1378.33亿元,同比下降3.14%。

  2023年,A股整体呈现震荡走势和结构性行情,证券行业整体承压。2023年,沪深两市全年成交额为212.2万亿元,同比减少5.5%。对比之下,沪深两市2021年全年总计成交257.21万亿元,创下历史新高。

  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员陈莉从行业调整的角度解读券商薪资变动,“经过2019年到2021年资本市场的上涨行情,A股新上市企业数量持续大增,券商已有过一轮员工扩张。如今在运营成本上承压,因此控制成本费用抵御营收下滑的压力顺理成章。”

  降薪势头更为明显的,其实是券商行业的高管人员。Wind数据显示,2023年A股上市的46家券商中,管理层报酬总额同比降低的达到了32家。

  部分券商的高管年度薪酬总额不足千万元。2023年,西南证券、信达证券、红塔证券高管年度薪酬总额分别为694.47万元、927.95万元、828.65万元。

  4月11日,有市场消息称“基金、券商限薪已经开始,上限300万元”。虽然后续并无实证,但从2023年年报上看高管最高薪的确下探了不少。

  以中金公司为例,2020年其曾有7名高管薪酬超过千万元,最高者高达1930.7万元。而2022年中金公司高管最高薪酬降至396.50万元,2023年高管最高薪再度下降至262.70万元。

  田利辉指出,在业绩下滑的情况下,高管作为公司管理层的代表,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因此薪酬的降低也在情理之中。“‘高管薪酬不得超过300万元’的传闻背后,监管层主要考虑促进收入公平,响应社会对金融行业薪酬公平性的期待。”

  陈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相较于普通券商打工人,券商高管的降薪行为受到监管环境和行业薪酬制度调整的影响较大,这背后实际上是对整个行业的大整顿。

  2022年8月,财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国有金融企业财务管理的通知》,要求金融企业高管及重要岗位员工基本薪酬一般不高于薪酬总额的35%,绩效薪酬的40%以上应当采取延期支付方式,延期支付期限一般不少于3年。

  清华大学中国现代国有企业研究院研究总监周丽莎对中国新闻周刊解读,财政部对金融行业的“限薪”其实借鉴了国有企业的薪酬要求。

  早在2014年8月29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通过了《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组织任命的国有企业负责人年薪一般不超过百万,而国企员工的工资薪酬也是受工资总额限制。

  “金融行业的高管限薪和国资委要求企业负责人类似,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由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任期激励收入三部分构成,任期激励收入就是年度绩效薪酬延期支付。”周丽莎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薪酬递延的情况下,2023年薪酬中体现的奖金大多来自于新一轮的降薪之前。也就是说,券商行业降薪潮带来的“余震”或将持续。

  陈莉判断,中期来看,券商企业会陆续跟随国有金融企业施行相关薪酬考核标准,薪酬制度调整还会持续;长期来看,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在8%左右,高于OECD国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平均比重4.8%的水平。因此包括券商在内的金融企业的薪酬和利润还存在向下调整的空间。

  金融行业的高薪已经众人皆知,而券商又是金融行业的“薪资高地”。无论是缴税太多的“吐槽”,还是年纪轻轻百万年薪的无意“凡尔赛”,都给这一职业蒙上一层魅影。

  而随着近两年资本市场行情表现不尽人意,股民的情绪变化更为明显:券商作为资本市场的关键“看门人”,在投资效益不佳的时候,又凭什么心安理得地拿着高薪?

  某券商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考虑到券商员工群体规模不小,总部与分支机构、不同条线之间员工的薪资变化个体感受不尽相同。并不是所有券商打工人都能拿到令人艳羡的人均年薪,很多人也都是“被平均”的那一个。

  田利辉指出,券商的薪酬通常与其业绩紧密挂钩。如果投行业务、经纪业务、资管业务等市场表现不佳,导致整体业绩下滑,那么薪酬水平也会相应调降。

  尤其在2023年8月证监会开启一二级市场逆周期调节机制、阶段性收紧IPO节奏之后,以股票承销收入为主的券商营收遭遇挫折。2023年,A股IPO企业数量以及发行规模均有所下降,全市场合计有313家企业完成IPO,同比下降26.87%;发行规模为3565.39亿元,同比下降39.26%。

  上述券商内部人士透露,由于投行薪酬与所做项目高度挂钩,当市场不景气时,收入自然随之大幅下滑,“不仅底薪有所调整,项目很少的情况下奖金也大幅度缩水,优化与调岗也更频繁了”。

  另一券商内部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公司连续三年的利润节节攀升,员工的年终奖却在三年间持续缩水。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公司对相关风险管理岗位的要求已经从“尽职免责”,悄然变成了“尽职少责”。

  陈莉认为券商作为实体企业融资的“中介”,不应该只想着如何从中“捞油水”,而是应该将高质量、有融资需求的企业“扶上马”。

  “近期国常会讲话及证监会发声均强调了A股市场要以投资者为本、投融资动态平衡,这也进一步凸显了监管部门对证券市场和券商企业服务投资者和实体经济的考量,因此才有了IPO收紧,券商创收下降以及相关薪酬制度的调整。”陈莉说道。

  近期针对券商的密集罚单,也彰显出监管决心。据不完全统计,今年4月以来,已有至少22家券商被监管部门采取了行政监管举措。

  “降薪并不一定意味着行业的衰落或发展放缓。相反地,这可能是行业自我调整、优化薪酬结构、提高竞争力的一种表现博世界官网。”田利辉指出,限制高管薪酬可以引导券商更加注重长期稳健的经营和风险管理,而不是过度追求短期利益,这有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对于券商员工来说,不仅要闷声发财的“不炫富”,更需要担起更重的责任来应对变局了。

  集体降薪!有岗位普遍降30%,有人说无能为力,有人考虑换工作,21世纪经济报道,2024-04-03

  2023上市券商薪酬榜:4成降薪,中信人均80万居首,中金三年狂降46万,蓝鲸财经,2024-04-22博世界官网博世界官网

搜索

网站地图